您的位置:首页 > 娱乐 > 娱乐 > 《一念无明》:以真挚的目光聚焦躁郁症患者的世界

《一念无明》:以真挚的目光聚焦躁郁症患者的世界

2018-09-14 来源:专注综合解说培敏  浏览:    关键词:一念无明,电影,父亲,香港,影视

在今年春夏之际,大陆上映了这样一部电影,它以真挚的目光聚焦躁郁症患者的世界,将香港社会底层人物的生活实境以客观的视角呈现于银幕之上,让人无法不从和煦的四月里体会到现实世界下人情冷漠的一丝凉意。

这部电影便是由香港新锐导演黄进执导、陈楚珩编剧的《一念无明》。

影片以香港底层社会为背景,讲述躁郁症者黄世东因意外杀害生活不能自理的母亲而被判入住医院治疗,康复出院后随着父亲黄大海来到了他们居住的群居房生活。

希望能够重新投入社会的阿东,却因那段痛苦的历史而遭到生活、社会的一系列歧视和排斥,最终导致情绪的爆发。

影片以成熟冷静的态度展开故事叙述,张弛有度的酝酿影片节奏,通过娴熟凝练的视听技法,为观众展现了香港底层人物的生活现状,不仅体现出艺术创作者特有的社会责任感,更让人们看到了香港电影新一代年轻导演的力量。

这部影片不仅在开拍前就获得创意香港“首部剧情电影计划”的资助,老戏骨余文乐(饰黄世东)、曾志伟(饰黄大海)的零片酬出演,并最终斩获第53届台湾电影金马奖-最佳新导演、第36届香港电影金像奖-最佳导演,足以证明了导演的艺术创造力和电影的艺术魅力。

导演黄进与编剧陈楚珩在生活中是一对恋人,两人同在香港城市大学创意媒体专业主修电影艺术。

早在2011年,两人联合制作的短片《三月六日》就曾获得第49届台湾电影金马奖最佳创作短片提名。

这部短片取材于同年香港政治事件——反财政预算社会游行,通过警察与游行者六人分别代表两种对立的观点,客观的探讨香港社会现存的民生问题。

政府权利、香港贫富差距、社会退休保障问题及香港主流价值观,在警察与游行者双方的思想碰撞中一一呈现,充分展现了创作者扎实的叙事功底、敏锐的艺术表现视角和特有的社会关怀。

而这部花了三年时间打磨剧本的《一念无明》,选择通过镜头画面的传递取代《三月六日》中游行者们语言乏力的控诉,深入到香港社会底层,通过银幕的书写展开了一幅躁郁症症患者的生活画卷,使观众更加深刻的感受到底层人物生活的困境和社会物质经济高速发展下带来的人际变化,从而达到对社会、对人性更加理性和自觉的思考。

影片从叙事结构的表现上来分析,主要由过去和现实两段叙事时间构成,一段是患有躁郁症的阿东康复出院后随着当陆港司机的父亲入住他们的生活范围——板间房,从此阿东重新面对社会的现实生活。

另一段则为过去阿东误杀母亲前的生活片段,主要概括为三个部分:包括阿东辛苦照料饱受痛症折磨的日常生活、阿东与未婚妻Jenny生活的片段。

两段叙事时空相互交织,相互渗透,层层递进,共同构成影片的发展脉络。

一方面,残忍的现实和痛苦的回忆犹如一把又一把沉重的枷锁扣在阿东的肩上,最终导致不堪负荷压垮阿东一直压抑克制的精神底线。

而另一方面,刚从精神病院回来的、患有躁郁症的儿子阿东与原先不负责任抛弃家庭远走他乡的父亲共同生活,原本两个各存芥蒂的个体,随着生活的相处逐渐打开心结融为相互依靠的共同体。

整部影片的叙事结构大致分为以下几段:1)现实:父亲黄大海从医院将康复的儿子接出,一起回到了原先居住的群居房生活;过去:母亲回忆家庭优裕的她却嫁给了当司机的黄大海,并因疼痛打了儿子。

2)现实:阿东参加朋友婚礼,上台呵斥不礼貌的宾客们后询问未婚妻Jenny的下落。

过去:阿东与未婚妻纪念订婚,未婚妻要求阿东将母亲送入养老院,两人意见不合不欢而散。

3)过去:母亲和阿东争执过后,在厕所里母亲向阿东愧疚的说,不好意思,麻烦你了;现实:阿东和父亲在医院发生争执,父亲说出了多年未归的心声,并表示歉意。

4)现实:在教会上未婚妻歇斯底里的宽恕使阿东受到刺激,情绪失控的他来到超市狂吃巧克力;过去:母亲出事当晚,厕所里的血水不断门里流出。

导演以传统的叙事手法摄制影片,从一开始便直接直接进入叙事,首先展现了阿东和父亲一系列生活环境、家庭背景以及人物关系,再通过过去、现实两段画面的戏剧冲突,相互对应,推动剧情的发展。

在婚礼上,阿东无法忍受众人的漠视的态度而上台怒斥大家,过去时期阿东无法接受未婚妻的提议而出手打了她,两段冲突将之前一直平缓、冷静叙事的影片情绪推向了第一个小高潮。

而后母亲在厕所对阿东的理解和现实中阿东在医院对父亲的谅解再次形成了对应,这个时候,影片情绪得到了一些缓和。

最后,阿东从教会出来后情绪崩溃,而过去母亲出事时的画面不断涌现,此刻,导演原先一直克制的影片情绪在这一刻得到了释放。

两段画面的戏剧冲突犹如两条老树根一般盘绕在一起,最终冲破土壤获得了崭新的力量,共同将影片推向了高潮。

除了以这两段相互交缠的时空展开叙事外,影片《一念无明》还暗藏着阿东与父亲情感的副线。

这一点,在早些年前的《三月六日》中就有体现。

在警察与游行者的对立中,除了以双方观点的对峙为主要内容,另外还有一条情感的暗线。

在警察局里的谈话桌上,对面坐着的其中一个警察就是游行者蒋浩正的哥哥,两人原本对彼此的想法并不了解,因这场游行事件不期而遇,经过双方激烈的对峙,使两人的感情发生了微妙的变化。

在读大学生的弟弟,希望通过游行去推动社会运动,改变这个残酷的世界,并表示宁愿放弃学业。

为了供养弟弟读书而放弃学业的哥哥则认为应该应该珍惜学习的机会,这个世界本就残酷,应该做到是努力适应这个世界。

虽然到影片始终也没有给出一个明确的态度,但最后,哥哥和弟弟两人同蹲坐在路边抽烟,互问对方从何时开始学会了抽烟,两人的心灵开始有了交集。

同样的,在《一念无明》中最开始的人物关系设置为:儿子阿东——对父亲原先逃避家庭责任而心怀怨恨,父亲黄大海——对儿子体内不可预料的躁郁症而心怀戒备。

最初,当父亲黄大海刚把儿子从医院接回家中时,热情满满而又小心翼翼的介绍家里环境,对待他如对待外来陌生的客人而非自己的亲生儿子,因为对儿子的不熟悉和对躁郁症的惧怕,父亲甚至还在自己的床头藏了一把铁锤。

但随着两人的生活,父子双方在一次争执后关系发生了转变。

当司机的父亲应腿伤入院,父亲为照顾阿东执意出院,在两人的争执中父亲吐露多年未归的原因,并表达了歉意,两人关系因此得以好转。

在之后阿东的情绪失控,父亲黄大海并没有听从精神病家属互助队和二儿子阿俊的劝告,为了逃避责任将阿东送入精神病院,而是选择了保护儿子与他一起面对生活,两个不同世界的人逐渐融为一体。

俄国形式主义者什克洛夫斯基曾论述到这种复线的情节类型,它由四个层次组成:1)主线,围绕主人公发生的,并在故事中起支配作用的的故事线;2)副线,贯穿整个作品的次要主人公的一系列事件;3)作为背景的小故事,这些小故事可以出现在作品的一个或几个片段之中。

4)非动作因素,即作品中关于哲学、社会、历史、道德的思考和论述,如一些富有哲理的对话和议论。

[1] 在这部影片中,创作者大胆而又沉稳的进行叙事探索,不仅充分利用情节节奏带来强烈的情感张力,同时,随着过去与现实这两段生活的展现,主人公阿东的躁郁症和母亲的悲剧根源得到了阐释。

然而,创作者不仅仅停留在对物质社会背后的人情冷漠进行批判,通过父亲对儿子的坚守对主题进行了升华,流露出对躁郁症患者的深切同情。

影片的最后一个镜头,父亲黄大海和儿子阿东静静的坐在河边,身旁的河水缓缓流动,两人齐坐相倚的身影倒映在碧绿的河面上。

这就是影像背后想传达的深藏的主题意义“不是什么都可以外判为别人做的”。

版权声明:

本网仅为发布的内容提供存储空间,不对发表、转载的内容提供任何形式的保证。凡本网注明“来源:XXX网络”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著作权归作者所有,商业转载请联系作者获得授权,非商业转载请注明出处。

我们尊重并感谢每一位作者,均已注明文章来源和作者。如因作品内容、版权或其它问题,请及时与我们联系,联系邮箱:service@qeerd.com,投稿邮箱:tougao@qeerd.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