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游戏 > 旅游 > 任天堂 Labo 评测:小孩子的瓦楞纸玩具,怎么大人们也沉迷了?

任天堂 Labo 评测:小孩子的瓦楞纸玩具,怎么大人们也沉迷了?

2018-04-25 来源:  浏览:    关键词:
原标题:任天堂 Labo 评测:小孩子的瓦楞纸玩具,怎么大人们也沉迷了?

在 Labo 第一个宣传视频公开之前,没有人会想到任天堂这一次会押宝一套瓦楞纸。
从宣传到发售的几个月里,无论是 Labo 本身的介绍还是幕后的开发故事,大家都已经耳熟能详。不过对于这个陌生品类,很多人其实只好奇一个问题:
“一个纸皮玩具而已,真的那么好玩吗?”
Labo 的趣味性其实并不难理解,无论是在官网展示还是在宣传视频中,任天堂已经三番五次地强调了“Make、Play、Discover”的“三步走”核心理念,所对应的其实便是“制作”、“游戏”和“发现”。

它们既是 Labo 的设计主线,同样也是 Labo 的乐趣源泉。这也是为什么,你会看到 Labo 既能吸引一个吐字不清的五岁小屁孩,让他花一个下午的时间乐此不疲地做出炫酷的机器人套件;同样还能吸引一个二三十岁的码农,让他沉浸在编程玩法中孜孜不倦地实现各种 DIY 创造。
所以这次,借助体验任天堂 Labo 的机会,让我们重新对这三个核心理念进行了一次梳理,看看这个明显是“小孩子的游戏玩具”,是如何让一帮大人们沉迷的。
看似简陋的瓦楞纸,其实暗藏玄机
和所有的模型类产品一样,Labo 是注重亲自从零开始制作的。虽然这很费力,但不夸张地说,如果缺少这一步,大概会流失掉 50% 以上的乐趣。
这就好比高达模型,如果只是买成品,没有图纸和零部件,那么玩家可能只是摆弄几下就闲置在一边;也好比乐高积木,如果只是给玩家一个现成的大房子,那么如何满足自己创作欲的表达和想象力的延展?
任天堂开发团队是理解并熟知这一点的,正如他们在幕后开发故事中所说,就算是产品本身“稀松平常”,但最终会借助这份“创造性”,变成一个优点。

这是 Labo 的第一层乐趣——即享受从 0-100% 制作的过程。
每一个部件掰下来之前,你根本不知道它待会会变成哪一部分,这种对未知的期盼是模型组装的最大乐趣之一。在这点上,Labo 与乐高积木、万代高达等无异,最大的差异自然是材料的不同了。
节省成本是任天堂开发团队对于 Labo 商业化层面的考量,虽然纸板感觉实在是有些简陋,但起初我会认为,纸板应该也分好坏吧?不过从成品来看,这种“双面瓦楞纸板”就真的没什么特别之处,大概就比我们最常见的那种硬质快递箱软一些。

之所以会选择瓦楞纸,原因也是在于“这是一种易于寻找、且成本更低的材料”。一方面,如果被小孩子玩坏了,玩家可以选择单独购买其中某一套件的替换纸板。
另一方面,任天堂也在线上提供所有模型图纸的矢量图文件,鼓励玩家自己下载创作,这在其他模型产品中是难以想象的。
问题就在于,难道纸皮也可以变成和塑料一样坚固的玩具吗?

在 Labo 的组装过程中我印象最深的是,很多纸板虽然掰下来挺大一块,但其中有不少是要左右或上下叠在一起的,这也是加强硬度最简单的方式;而在一些可动的关节部分,则会用多个小纸板进行互相的插接,从而实现加固的效果。
另外从演示玩法也能看出来,Labo 其实并不需要承受“用脚踩”、“用屁股坐”等这类重压的情况,就算是做敲击、转动或是一些拉扯动作,瓦楞纸的硬度其实是没有太大压力的。
因此即便只是简单的“加厚”和“插接”,只要不碰上纸板最大的天敌“水”,合理的结构足以保证套件的稳定性。

在制作过程中,我常常在这样的情绪里循环往复:起初拿着纸板一头雾水,当完成某一个步骤时,眼前是一片“原来如此”的豁然开朗,而拿起下一块纸板时,又是一头雾水……
其实单论组装难度和精度,Labo 是无法和乐高、高达相抗衡的,后两者不仅零件数量更多,对于细节和还原度也更为考究。相比之下,Labo 的原材料种类相当匮乏:几张纸板,几个卡扣,一张反光贴纸,一些线和皮筋,几乎都是生活中随处可见的物件。
如果没有 Switch,Labo 大概就真的只能算是一个非常低年龄组水平的普通的纸膜。

但 Labo 还有游戏,它才是任天堂最大的优势。这家以出色游戏设计赖以成名的公司,不仅为这些瓦楞纸模型制作了一套丰富的软件内容,还巧妙的将 Switch 的那对 Joy-Con 手柄融入到这套纸模玩具中。
它们就好比催化剂一般,活生生地将 Labo 的乐趣直接提高了一个台阶。
从制作到玩乐,这是 Labo 最了不起的部分
前文也说了,Labo 使用纸板的目的在于节省成本,那么这 400 多块人民币的开销都花在哪里了?答案自然是游戏软件上。
作为一款拼装模型玩具,Labo 居然完全抛弃了纸质说明书,而是依靠动态演示的方式来进行引导。
虽然目前很多模型说明书都已经直接靠图示而非文字指示,也算比较直观,但初学者往往很容易搞错一些拼接的方向,极端一点的例子比如装反了宜家书桌的抽屉。
另外,复杂模型都会有内外结构的区分,所以十分讲究先后顺序,万一封闭某个部分后却发现遗漏了其中一个分件,就得重新倒回到前几步,这也是比较尴尬的状态。

但在 Labo 上,我们基本不用担心类似的问题。
一来,任天堂对纸板的处理很贴心,不仅不同的 Toy Con 之间用不同的颜色区分,同一套 Toy Con 纸板也按顺序做了字母标记,十分便于按图索骥;套件还会根据工作量和部件位置切割成若干个步骤。
二来,游戏中对全套零部件都进行了 3D 化处理,而且每一步都有非常贴心的动效演示,包括且不限于镂空、压痕、翻转和插接等操作,不仅指示明确,还伴随着十分愉悦的效果音。

比如说角度看不清?那你可以旋转观察一下。

插接后会有怎样的效果?人家也都会告诉你。
Labo 本身的零部件不多,但折叠和拼接的步骤可并不少,最终耗时比我预想中还要高。除了第一个练手的小车模型外,其余的套件基本都要耗费 1.5—2 小时不等;像钢琴和机器人套组,大概可以轻松突破 2 小时以上了。
这一度让我产生了“任天堂是否对现在的小孩子有什么误解”的怀疑。

但任天堂之所以敢面向“8-10 岁的儿童”销售 Labo,想必也是因为有这套互动说明书的帮助。配合上活力满满的背景音乐,原本枯燥无味的模型组装过程,最终也变得立体直观起来。
另外一个出众的互动设计,体现在 Labo 成品后的游戏部分。

版权声明:

本网仅为发布的内容提供存储空间,不对发表、转载的内容提供任何形式的保证。凡本网注明“来源:XXX网络”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著作权归作者所有,商业转载请联系作者获得授权,非商业转载请注明出处。

我们尊重并感谢每一位作者,均已注明文章来源和作者。如因作品内容、版权或其它问题,请及时与我们联系,联系邮箱:service@qeerd.com,投稿邮箱:tougao@qeerd.com